小說巴士 > 多次元公會系統 > 第九十一章 腳踏兩條船

第九十一章 腳踏兩條船

不論結果如何,張伯約此刻總算是真正的知道了,這個世界上果然是有錢能使磨推鬼。
  
  如果金錢能夠再加上一張還算看得過去的臉那就是九十分,如果再加上用戰鬥培養出來的感情,那就是一百分了。
  
  總結一下吧。張伯約雖然自己不自覺,但是毒島冴子已經攻略成功一名;李莫愁預定;剛剛又在kg和不知火舞倆人的面前狂侃了一通,基本上可以講也算是攻略成功,最少也是半成品。
  
  “嘿嘿嘿!”
  
  想到了這裡。張伯約不由的開始提前幻想起來了自己的浪蕩生活。
  
  一旁的椎拳崇吃着包子含含糊糊的問道“張先生怎麼了。從上車起就這麼笑。好猥瑣啊。”
  
  “不許沒大沒小。”一旁的鎮元齋打了自己徒弟一個腦瓜崩。
  
  同樣雅典娜也故技重施的打了一個腦瓜崩非常嚴肅的說道“張先生和師父一個輩分。不許你沒大沒小。”
  
  椎拳崇隻能撓了撓頭低頭吃包子。
  
  椎拳崇的話也是提醒了一下張伯約。
  
  隻見張伯約站起身來沖着kg和不知火舞倆人一臉微笑的說道“kg、舞早上好啊。”
  
  八神庵高冷對自己愛答不理很正常,草薙京這個高中都沒有畢業的智障,一臉敵視的看着自己這個土豪也很正常。中國隊的那三個對自己很熱情這很正常,神樂千鶴對自己淡淡一笑這也是很正常。
  
  不過。令張伯約意外的是。怎麼不知火舞和kg怎麼對自己平淡如水一般?
  
  似乎,還在故意躲避自己?
  
  情況有些不對勁啊。昨個晚上那個樣子很明顯就是有些意動了。怎麼今個早上在見面會是這麼一個德行。
  
  “那個……怎麼……”
  
  張伯約上前剛剛打算說些什麼。
  
  “你死到那邊去了!”
  
  不知火舞突然伸手一推,一把就把張伯約從車前頭。推到了後面多遠,後者幸虧及時的抓住了椎拳崇的衣帽,否則的話屁股都有可能摔成八瓣。
  
  “舞你幹嘛啊?”在後者臉憋地黑紫黑紫目光之中張伯約不由的詢問道“舞,你這是幹嘛啊?”
  
  “總而言之,你不許過來。”
  
  不知火舞此時望着窗外,一副沉思的表情說道“我真是……總而言之,我還在思考!你先閃到一邊去。”
  
  “太不講理了吧。”
  
  張伯約小聲的嘟囔了一句後,對kg說道“kg,你也管管舞,她也太……”
  
  “坐到一邊去,我也在思考問題。”
  
  此時的kg雙手十字插在胸前翹着二郎腿,低頭無語就像是思想者一樣的在思考着什麼。
  
  張伯約望着倆人這副模樣。嘴裡嘟嘟囔囔的就離開了。
  
  “剛剛你要死就死吧,拉着我幹嘛?我可沒有你那麼大的本事!”椎拳崇揉了揉還在發麻的大腦頗為不滿的看着張伯約。
  
  幹笑了幾聲後,扭頭道“待會比賽……雅典娜,要加油哦。”
  
  “嗯我會加油的。”
  
  可愛,爽朗。啧!果然,召喚就應該召喚少女而非禦姐嗎?
  
  隻不過可惜的是。張伯約對于少女的興趣其實也就那樣了。
  
  雖然說以後會成為嬌滴滴的禦姐,可是現在不是。
  
  最起碼,你的身材也要向毒島冴子看齊吧。
  
  “我呢?”椎拳崇拉了一把張伯約,一臉依稀和怨念的說道“從今天早上開始,就都是給雅典娜加油的……我就那麼沒人氣嗎?”
  
  “哈哈哈……”
  
  還沒等張伯約安慰對方,一旁的鎮元齋老爺子哈哈大笑道“臭小子你如果有本事站着被人打十幾分鐘一點事情沒有再說吧。”
  
  “劈腿?挖牆腳?大爺你可别亂說啊。”
  
  這個張伯約就是被打死也不會承認的。
  
  這可是事關自己以後能不能開水晶宮的幸福生活啊。
  
  望着張伯約那一副着急的表情。鎮元齋背過身子嘿嘿嘿的笑了起來。
  
  然後就若有所思的笑着說道“不可說。不可說啊。哈哈哈!”
  
  說完就仰頭喝酒。
  
  “師父不是說比賽之前不許喝酒麼?啊,真是的!”
  
  鎮元齋的這個行為立即就惹的雅典娜抗議了起來。
  
  “唉!”
  
  就坐在kg和不知火舞倆人的身後。張伯約不由的歎息了起來。
  
  周圍的人見狀非常自覺的和三人隔開了距離。
  
  他們可不想被小報消息報道。
  
  “唉!”張伯約默默的歎了一口氣。
  
  這時神樂千鶴坐到了他的身邊,一臉不知道是譏諷還是看熱鬧的表情沖着他說道“昨晚很舒服吧。”
  
  “你居然管挨打叫舒服?”張伯約聞言臉立即就沉了下來。
  
  疼啊。
  
  “再說了。誰說我護手八道了?我那些話可都是真心實意的。”
  
  緊接着張伯約在神樂千鶴半驚訝,半難以理解的目光之中解釋了起來“昨晚我和舞、kg她們都說過了。”
  
  “什麼!”
  
  神樂千鶴一臉的不敢置信表情望着張伯約。上下打量着他。然後就低下了頭不停的說着不可能之類的話。
  
  “這說明我的口才還算不錯的。”張伯約頗為得意的看了一眼神樂千鶴。
  
  “一起兩個?她們還都答應了?這怎麼可能?”
  
  不敢置信的擡頭一看坐在車最後面的kg和舞,神樂千鶴所看到的的确是兩個心事重重而又處于某種類似戀愛中的女人。收回了自己的腦袋,她感覺整個天地都在晃動。
  
  這些年的相處讓她知道kg和舞這兩位似乎都不是一夫多妻制的擁護者啊?
  
  “你……”
  
  神樂千鶴指着張伯約質問道“還有點節操沒有?正确的說是,你還要點臉嗎?”
  
  “什麼話這叫。什麼叫我不要臉啊?她們倆個自己同意的。你又能奈我何!”張伯約頗為得意的看着神樂千鶴。
  
  神樂千鶴感覺自己的腦回路此時略微的有一些的不夠用的。
  
  張伯約此時臉上也浮現出無奈的神色歎了一口氣道“不過我這面的情況也很複雜。我是為了以後生活之中……唉。呃。你用這種眼神看着我幹嘛?”
  
  神樂千鶴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平靜的望了一眼前面的kg和不知火舞。然後深深的歎了一口氣,什麼話也沒有說。